本文由作者微雨燕双飞说文化独家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
碎石乘风舞强敌血染沙——喜读吴承恩的《西江月》药名词

石打乌头粉碎,沙飞海马俱伤。人参官桂岭前忙,血染朱砂地。附子难归故里,槟榔怎得还乡?尸散轻粉卧山场,红娘子家中盼望。

这首词选自《西游记》第二十八回。孙大圣被唐僧赶回花果山后,看到山上“草果俱无,烟霞尽绝,峰岩倒塌,林树焦枯”十分悲切。只因他闹了天宫被捉拿上界之后,此山被显圣二郎神,率领着梅山七弟兄,放火烧坏了。又有那些猎户天天来犯骚扰,原先的四万七千弟兄,现在只剩下老小千把个了。大圣决心率领众弟兄重振旗鼓,打败来犯之敌,重修花果山,复整水帘洞。便吩咐众小猴都去把那山上烧酥了的碎石,堆积起来,或二三十块一堆,或五六十块一堆,堆了许多堆,以便对付猎户的侵犯。

大圣登上山巅,只见山的南边,咚咚鼓响,锣鸣,闪将来千把人马,带着鹰犬,拿着刀枪,气势汹汹,布上山来,心中大怒,手里捻诀,口内有词,作起法来,一口气吹去,狂风骤起。扬尘播土,倒树摧林。乾坤昏暗,日月无光。山上碎石,乘风乱飞。打得敌军一败涂地。这首词就是写猎户惨败和全军覆没情景的。

词的上阙,共四句。引用了乌头、海马、人参、官桂和朱砂五味中药名。“石打”、“沙飞”,即飞沙走石,形容沙土飞扬,石块滚动,风力迅猛。乌头,指猎人的头颅;海马,喻猎户骑的战马;人参,喻士兵;官桂,喻将领;朱砂,形容流血的颜色。

这一阙是写大圣运用了飞沙走石的战术,把猎户的头颅打得粉碎,把他们的战马全部打伤。当官的和当兵的都在岭前拼杀,乱作一团。顷刻间,天昏地暗,血流成河,把大地染得朱砂一般。

词的下阙,也是四句。引用了附子、槟榔、轻粉和红娘子四味中药名。附子,谐音父子;槟榔,指郎君;轻粉,喻粉身碎骨,或喻尘土飞扬;红娘子,指妻子。这一阙详细地描述了猎户们的残烈情景:父子战死不能再回故里,丈夫已经阵亡哪能还乡?尸骨遍野,血肉横飞,象轻粉一样撒落在山岗上。守在家中的妻子还日夜盼望着丈夫的归来呢!

在我国古代诗文中,描写战争的场面,一般都是写战争双方的斗智斗勇,或重点写战胜一方的军威和军容。而这首词则着力写了猎户战败的一方。对胜者一方,只用了四个字“石打”、“沙飞”,却把这一战争场面描绘得活灵活现,使人读了欢欣鼓舞,拍手称快。可见作者艺术手法的高超。

孙大圣与猎户的斗争,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。大圣面临的强敌,有战马,有鹰犬,有刀枪,个个骁勇善战。而他却镇静自若,从容不迫。他因地制宜,就地取材,利用山上的碎石,借助于浪漫主义的风力,将来犯之敌打得一败涂地,全军覆没,可见其机智勇敢,韬略非凡。

这首词告诉人们一个真理: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。邪恶势力,在它开始时,往往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但最后仍然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。

参考资料:古诗词

图片来源于网络,本文系作者微雨燕双飞说文化独家原创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binglanga.com/blzz/12944.html